上半年各省市GDP出爐,哪些地方亮了?安徽成功擠入10強

近日,2020年上半年各省市GDP相繼公布,經濟下行周期中主要看各地方經濟的韌性與彈性。

所謂韌性,即在外部沖擊下,本地經濟維持必要生產、服務等基本循環的能力,可以簡單理解為誰更是“打不死的小強”。所謂彈性,是指地區經濟快速恢復到常態的能力,即快速修復能力。“海水褪去,才知道誰在真正地裸泳”,疫情沖擊也讓喧囂過后誰更有韌性和彈性逐漸明晰。

車輛通過京沈高速公路秦皇島東ETC口 曹建雄 攝/光明圖片

除了“粵蘇爭霸”繼續上演之外,許多爆發力強的地區在彎道超車,長跑健將和短跑明星同場競技,各有自身的精彩與無奈。

進入21世紀以來,廣東和江蘇作為中國區域經濟的兩個巨無霸開始長期競跑。2019年廣東更是成為中國首個突破10萬億大關的省份,說其富可敵國一點也不夸張,這一成績在全球能排在13強經濟體之列,在西班牙與澳大利亞之前,直追韓國。

江蘇也無限接近10萬億,假設今年沒有疫情,江蘇突破10萬億是大概率事件。即使在疫情沖擊下,江蘇的表現依然搶眼,今年上半年GDP總量為46722.92億元,且增速轉正為0.9%。相比之下,廣東的GDP總量盡管依然高居榜首,但其增速為負2.5%,兩相抵消。江蘇如果在下半年繼續提升增長勢頭,不僅破10萬億可期,也會進一步拉近和“粵老大”的距離。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結構性差異是二者相對分化的重要原因。廣東是典型的外向型省份,其對外依存度高達66.35%,江蘇則為43.54%。在全球經濟擴張期,廣東是“你好我更好”的代表,但外部的負向沖擊同樣讓其感同身受。

同時,短期內疫情對服務業占比較高的省市沖擊較大。相比江蘇,廣東三產比重更高,受影響更大。同樣,上半年如北京、上海、天津等服務經濟城市受沖擊較大,但以制造見長、內生增長能力較強的江蘇、浙江等地表現出來一定的彈性與韌性。這也表明新形勢下,創新型實體經濟壓艙石的作用凸顯。

如果說粵蘇爭霸是長跑健將的你追我趕,那么諸多膽大的后來者正以一種短跑沖刺的方式進行彎道趕超。以安徽、湖南、江西等地為代表的中部崛起力量正在發揮承接產業轉移與發展新興產業雙輪驅動的優勢,成為經濟增長的黑馬。

其中的典型代表即是“冒險王”安徽,憑借其在先進制造領域的強勢推進、大膽布局,已初步形成了集成電路、人工智能、新型顯示器、新能源汽車等新興產業集群,以黑馬姿態逐漸超越北京等地。今年上半年卡位上海之前,成功擠入10強之列。

這也令長三角一體化中三省一市的競合格局發生了微妙變化,作為龍頭的上海其經濟規模落到了最末。盡管經濟總量不能完全代表影響力與帶動效應,但沒有規模的支撐,其引領作用也會大打折扣。

在外部環境受到沖擊的今天,上海、廣東、山東這類地區正在經歷轉型的煩惱,新舊動能的轉換接續不進則退。進則在高質量發展上修成正果,退則“產業空心化”并不是危言聳聽。中國區域的整體發展差異呈現“不問東西、只在南北”的格局。

廣州珠江夜景

2020下半年以及未來中國區域經濟的格局會延續上半年的趨勢還是重新洗牌,關鍵在于各地在經濟韌性與彈性基礎上形成的創新能力。上半年經濟的修復主要靠投資的拉動與政策的刺激,對中國各地區經濟來說,目前整體上消費拉動是可持續的主力,隨著未來服務經濟的逐步修復,那些在新經濟業態上具有良好創新基礎,引領消費升級,在國際國內雙循環體系中具有鏈接節點功能的地區將會繼續充當“前浪”,“后浪”們也需要拿出非對稱競爭的“撒手锏”才能勇立潮頭。

來源:光明日報客戶端(作者:余典范 作者系上海財經大學中國產業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广东11选五5开奖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