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慘案與中共山東黨組織的積極應對

  【黨史鉤沉】?

  作者:劉志鵬(山東師范大學副教授)

  中共山東黨組織是我們黨最早建立的地方組織之一,從1921年初濟南共產黨早期組織建立開始,山東黨組織就在中共中央的領導下,參與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并取得了很大的成績。1928年5月3日,日本為阻撓國民革命軍北伐,制造了震驚中外的濟南慘案,又稱“五三慘案”。此時,中國共產黨剛剛經歷大革命失敗和“左”傾挫折,在山東的地方黨組織力量比較薄弱,且不能公開活動。盡管如此,在中共中央的領導下,山東黨組織及時發布反日通告,抵制國民黨的對日妥協,壯大地方組織,積極領導反日斗爭,樹立了中國共產黨反日愛國的光輝形象。

  徹底揭露日本帝國主義行徑

  濟南慘案發生后,中共山東黨組織很快作出了反應。1928年5月6日,中共山東省委和共青團山東省委聯合發表《為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告山東民眾書》,指出“這次事變之主動,當然是日本帝國主義者。它的用意無非是一面借此種非常事件來緩和其國內倒閣的政潮,一面據為口實,更進一步地侵略山東”。同時,號召山東民眾“誓死反對日本帝國主義,非達到日兵全部退出山東,侵占的主權完全交回不止”,并提出“限日兵停止槍炮射擊,恢復商埠秩序”“限日兵軍隊即行退出山東”“工農兵自動聯合起來誓死驅逐日本軍隊”等一系列主張。據1928年6月的《中共山東省委關于目前山東政局和黨的策略與工作的報告》指出,“日兵在濟南開始橫行后,省委即提出討論反帝國主義的工作”。

  面對濟南慘案后的民族危局,山東黨組織采取靈活策略,把動員民眾反日與爭取民眾權益相結合進行宣傳。1928年5月10日,中共山東省委和共青團山東省委再次發表《為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再告山東民眾》,除要求“日本帝國主義立即停止槍炮射擊”“限于一星期內日兵全體撤出山東”“日政府賠償濟南一切損失”外,還提出“膠濟路、淄川炭礦、津浦大廠、兵工廠歸工會管理”“濟南政權歸市民政府管理”“工人八小時工作,押支發清,增加工資”“免征農民一切糧捐,沒收地主豪紳土地,歸貧農兵士耕種”等一系列保障民眾權益的主張。

  需要指出的是,濟南慘案發生時,正值國共分裂之后,中國共產黨在城市斗爭中處于低潮時期。1928年6月的《中共山東省委關于反日工作的報告》中提到,“濟南因黨的力量之薄弱,組織三個人的一個反日委員會,七拉八湊,還是拉不成功”。盡管因為日軍的占據和國民黨的限制,難以公開有所作為,但山東黨組織的活動充分表明了我們黨的反日態度,因此警察、商人和一般民眾都“同情我們的行動”。

  抵制國民黨的對日外交妥協

  濟南慘案發生后,山東黨組織積極揭露國民黨采取的對日妥協政策,在《為反對日本帝國主義告山東民眾書》中,強調“蔣介石決不會反對日本帝國主義”,“蔣介石口口聲聲說反對日本帝國主義,而實在侍奉帝國主義惟恐不謹”。1928年6月28日,在《中共山東省委關于目前山東政治局勢的通告》中認為,國民黨政府“是不會辦什么革命的外交的,只會取締民眾運動,以博帝國主義者之歡心”。為了使廣大民眾更好地了解國民黨的本質,1928年8月,中共山東省委編輯了一本《入校須知》的小冊子,指出“國民黨是代表豪紳地主資產階級的政黨,是軍閥御用的走狗,是帝國主義的新式工具”,“我們要打倒豪紳資產階級軍閥及帝國主義完成工農革命,即應先打倒國民黨”。

  濟南慘案后,日本人扶持的傀儡組織濟南治安維持會建立,國民黨中央卻號召民眾停止反日運動。于是,1928年9月21日,中共濟南市委和共青團濟南市委在《為反對濟南臨時治安維持會告全市各界民眾書》中,指出“五三慘案”的發生,“一方面是日本帝國主義的兇惡野蠻,大炮轟城,使我們千萬同胞浸臥于血泊之中”,另一方面是“國民黨賣國媚外的結果”,指望國民黨救民眾于水火,是絕對不會有的事。并向工農進一步宣傳:“只有團聚在共產黨的周圍,工農兵聯合武裝暴動,根本推翻反動統治,建立工農兵士貧民代表會議——蘇維埃政權,才能得到徹底的解放!”

  積極發展地方黨組織

  日本出兵山東,制造濟南慘案,極大影響了山東政局。1928年5月21日中共山東省委在給淄張縣委的信中認為,“山東目前的政局,自日本出兵山東之后,成了一種帝國主義與軍閥的畸形割據,由張宗昌的政權一變為蔣介石、馮玉祥與日本帝國主義者的統治?!覀円芷D苦地在工人群眾中建立起工人的基本組織,抓緊基本群眾”。中共山東省委指出,“黨與團的組織在這一個期間,應很快地發展,要把我們的基本組織在群眾中建立起來”。同樣,1928年5月21日中共山東省委在給濰縣縣委的信中,也指出,“在這個行動的時期,把黨的組織鞏固起來,亦是重要工作之一”。中共山東省委要求濰縣縣委,“必須重新建立黨的組織,健全支部、小組,要使同志經常地過黨內生活,……你們須用最大的努力來做這個工作”。

  由于日軍進入山東后造成的地方割據形成鄉村政權空白的局面,山東黨組織積極開辟鄉村根據地。1928年6月,《中共山東省委關于高唐濰縣等地農運工作的報告》中提出,“積極進行鄉村的土地革命的工作,造成幾個鄉村割據的局面”。

  動員民眾廣泛參加反日斗爭

  濟南慘案后,山東黨組織積極探索以反日斗爭為中心廣泛動員民眾的途徑。1928年6月,《中共山東省委關于反日工作的報告》中認為,反日工作“是目前號召群眾的一個重要的政治口號,發動群眾斗爭的一個很好的目標。以后應當把工運農運及一切群眾工作與反日聯系起來,譬如淄川炭礦這次大罷工,雖然不特是反日的工作,但恐怕對日本帝國主義者,受打擊最大的還是這一次罷工。濟南的失業工人募捐運動,這幾天的事實證明是一個極好的反日方法,因為借此我們可以到群眾中去作廣大的群眾的反日運動”。

  在中共中央的指導下,山東黨組織充分認識到在山東進行反日斗爭的重要性。1928年8月,山東省委在《反日運動計劃》中提到,一方面要按照中共中央指示,使得“各地發動反帝高潮復興城市運動”,與“一般的小資產階級運動和工人運動以至黨的組織的改造聯系成一片”。另一方面,認為“已知道反帝運動在目前的重要”,“加之日兵在濟南各處任意搜索逮捕橫行無忌,尤其使一般人民深惡痛絕……所以一般民眾反日情緒特別濃厚,應該是組織民眾領導民眾斗爭的主要目標”。

  因此,在山東,“反帝就是工農民眾的本身利益之一項,并且是最緊要的一項。所以山東的反帝運動特別重要”?!暗巧綎|各重要都市暫時直接在日本統治底下,反帝運動的方式也與中央所指示者略有不同?!覀円苯影凑张缘氖》莞扇?,是事實上做不到的,而且反使群眾害怕,不肯參加。所以山東的反帝運動應該用許多曲線方法?!敝泄采綎|省委開始對于前段時間的工作,“十分注意改正各種錯誤,將中央關于反日通告及行動大綱,省委反日計劃及行動大綱印成小冊子訓練同志,務須使每個同志明了并實行參加反帝工作”。

  總之,濟南慘案發生后,山東黨組織在中共中央的指導下,能夠緊跟形勢,密切聯系民眾,進行反日斗爭,并且發展自己,壯大革命的力量。因為中國共產黨不懈的努力,革命形勢有了明顯的好轉。1928年10月2日,中共中央在《目前政治狀況黨的策略與團的工作》中指出,“濟南事變后,革命顯然有復興的趨勢:城市工人運動逐漸開展,上海工人又走到馬路上作示威的嘗試;各地農民爭斗還在繼續;兵士革命化的意識更加明顯;小資產階級對國民黨希望幻滅。這些現象,自然還不能過分估計,但的確是革命復興的黎明現象”。

  《光明日報》( 2020年08月07日?11版)

广东11选五5开奖 牛牛